當前位置:新聞報道


          視頻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公司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媒體報道
          行業資訊
          國資委信息

新華社:“十二五”開局之年中央企業改革發展紀實
2012/3/26 13:52:00 浏覽次數:(26228
 
 

       2011年,面對複雜多變的國内外形勢和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任務,中國經濟實現平穩較快發展。作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“頂梁柱”,中央企業中流擊水,砥砺前行,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、國務院各項決策部署,堅定履行政治責任、經濟責任、社會責任,為保障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。

  展望2012年,世界經濟形勢更趨嚴峻複雜,國内經濟增長下行壓力較大,中央企業将面臨更大困難和挑戰。但經過多年改革發展,中央企業栉沐風雨,卓然而立,整體實力和競争力取得長足進步,應對危機和防禦風險能力顯著提升,正朝着做強做優、世界一流的目标闊步前進!

  以國家戰略為發展導向中央企業積極落實國家決策部署,全面推進做強做優,為保障經濟社會平穩較快發展作出重要貢獻

  “你從羅布泊走來,亘古荒原留下你忙碌的身影,漫天黃沙遮不住你堅毅的笑容……”一首短詩,描繪出國投羅布泊鉀肥公司員工鏖戰“生命禁區”的堅定與從容。

  2011年,國投羅布泊鉀肥公司年産130萬噸硫酸鉀肥一期項目達産,一舉将農業生産高度依存而又極度匮乏的鉀肥自給率提高了10個百分點,年産170萬噸的二期項目也在同期開工。“死亡之海”已經成為護衛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力量。

  在國家開發投資公司董事長王會生眼裡,國投的投資決策,首先要從國家戰略的高度進行考量。“國家戰略需要什麼,經濟安全需要什麼,中央企業就應該幹什麼!”

  進入2011年,國内煤電倒挂現象愈加凸顯,而中央發電企業不計得失,以全年數百億元的虧損保障了全國電力消費11.7%的增長,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強的動力支撐。

  “作為共和國‘長子’,中央企業急國家所急,想國家所想。在國家需要的時候,有條件要上,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上!”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經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湧說,在落實國家決策、保障經濟安全、平衡區域發展等方面,中央企業切實發揮着“引領者”作用。

  在浩渺太空,神舟八号和天宮一号(微博)的“太空之吻”,叩開了我國空間站時代的大門;

  在大海深處,“蛟龍号”載人潛水器、航母試驗平台、3000米海上鑽井平台,開啟了我國海洋事業新征程;

  在青藏高原,一條比肩青藏公路和青藏鐵路的“電力天路”,讓西藏人民徹底告别了酥油燈;

  在石油行業,“海外大慶”和“海上大慶”的順利建成,有力保障了國家能源供給安全;

  在通信領域,由中國企業主導、全球企業廣泛參與的TD-LTE完整産業鍊已經形成……

  這些事關大國地位、經濟發展和民生福祉的重大項目,無不镌刻着中央企業的深刻印記,更留下了中央企業員工的辛勤揮灑身影和無私奉獻精神

  2011年7月,根據中石油建設海外大慶的戰略部署,被稱為“海外小鐵人”的王貴海從蘇丹轉戰伊拉克魯邁拉項目。

  暴力事件時有發生,高溫沙塵暴頻繁來襲,工作強度前所未有,但王貴海為祖國加“油”、為民族争“氣”的信念和發揚鐵人精神的情懷絲毫沒有改變。“我是來自鐵人故鄉的海外石油人,無論走到哪裡,就要把大慶精神鐵人精神帶到哪裡!”

  2011年底,作家陳宏光采訪35位中國節能海外員工後寫就的報告文學著作《在海外,我們不是傳說》付梓出版。他在後記中寫道:“持續一年多的采訪,深度接觸到了一大批國企海外員工的内心世界,聽到無數真誠的述說,見過多次男人的淚水,我的心靈曾多次被震撼……在海外,他們不是傳說,他們是中國國有企業的代表!”

  列甯将國有企業比作國家的“脊梁”。之于中國,中央企業則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“頂梁柱”。但要切實發揮“頂梁柱”作用,中央企業也同樣需要不斷改革進取。

  回首2011年,國際金融危機再掀波瀾,歐債危機持續發酵,與國際市場高度關聯的石油、鋼鐵、航運等行業的中央企業遭遇極大壓力;在國内,人工成本上漲、銀根趨緊、資源環境綜合成本上升,也給中央企業帶來重重挑戰。

  但中央企業堅決按照國家“十二五”規劃綱要和中央企業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綱要要求,全面推進做強做優,經營業績逆勢而上:

  2011年中央企業實現營業收入20.2萬億元,同比增長20.8%;實現淨利潤9713.1億元,同比增長6.4%;上交稅收1.7萬億元,同比增長19.7%,約占全國稅收總額的六分之一;

  截至2011年底,117家中央企業資産規模達到28萬億元,同比增長14.9%;淨資産10.7萬億元,同比增長11.4%。在2011年世界500強企業中,中國的中央企業有38家入圍,比上一年增加了8家。

  但在國務院國資委研究局局長彭華崗看來,中央企業最大的變化不是規模擴大了多少、多賺了多少錢,布局結構的進一步完善和發展質量的提高,更讓他印象深刻。

  “有了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經驗,這一年中央企業保持了清醒的頭腦,暫緩和退出了不少項目,更多地依靠管理提升和技術創新,更加注重突出主業和做強做優。”彭華崗說。

  以民生福祉為責任擔當利比亞撤僑、應對食鹽搶購、參加玉樹重建,面對急難險重任務,中央企業用行動诠釋了共和國“長子”的深刻内涵

  2011年春節剛過,萬裡之遙的利比亞,一大批中國企業的工地、營房被暴徒輪番洗劫,一場規模空前的“萬裡大撤離”救援行動迅速展開

  關鍵時刻,國航、東航、南航3家中央企業不計得失,迅速組織包機投入撤離工作;中遠集團、中國海運緊急調動船隻前往利比亞接應同胞回國。

  在的黎波裡,中國鐵建按照“先女同志後男同志、先職工後幹部、先群衆後黨員”的原則,把員工和當地華人華僑迅速集結在一起,統一指揮、分批有序撤離……

  在10來天的時間裡,相關中央企業出動飛機76架次、輪船6艘,順利撤出員工25481人、其他中資企業員工和留學生近8000人。

  利比亞撤僑工作剛剛結束,又一家中央企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考驗日本大地震引發核洩漏恐慌,碘鹽防核輻射、核輻射影響食鹽安全的謠言不胫而走。3月17日,全國單日食鹽銷量達到37.1萬噸,超過正常銷量的15倍,零售終端銷售一空,一些不法商販趁機哄擡價格。

  關鍵時刻,中鹽總公司擔當起平息風波的重任。對那段夜以繼日的日子,食鹽專營部主管王軍峰記憶猶新。搶購風波起的兩天兩夜他都沒有離開辦公室,手機也一直連着充電器接打電話。“當時我們隻想着兩件事平息謠言、保障供給!”

  “這次食鹽搶購風波再次有力地證明,一個行業裡隻要有中央企業,遇到問題時就有解決問題的抓手,就不會出大亂子!”江湧說。

  每逢急難險重,中央企業沖鋒在前;為了民生福祉,中央企業甘于奉獻!

  2011年8月24日,上午10點,玉樹通天河畔,陽光灑在一棟嶄新的藏族民居的白牆上。歇武鎮上塞巴村村民小李坐在屋前,悠閑地抽着煙,看着孫女和鄰家小孩嬉戲。

  看到他們一家的生活安定下來,楊修坤感到非常滿足,因為小李的新家由他一手設計監造。2010年10月初,他作為中國水電四局援建人員來到這裡,一連吃了一個多月方便面。夜裡寒風呼号,不時還有狼和熊闖進村子。“真有些害怕,但既然來了,不僅要堅守住,更要幹得好!”

  截至2011年底,4家中央企業援建的牧民住房全部交付使用,70%以上城鎮住房已經開工,學校、醫院等公共設施基本建成。中央企業上萬員工開山辟路,鑿地築屋,以“缺氧不缺精神,海拔高鬥志更高”的信念和追求,為30萬藏家兒女撐起新的希望!

  “參加重建,沒有利潤可圖,但中央企業就是幹這事兒的!”國務院國資委規劃局副局長、玉樹災後重建現場指揮部副指揮長劉玉岐說。

  2011年11月中國社科院發布的《企業社會責任藍皮書》顯示,中央企業的社會責任發展指數和年度增幅均遙遙領先。中央企業以實際行動,生動诠釋着共和國“長子”的深刻内涵

  在中國電信對口援助的西藏邊壩縣,峻嶺延綿、壁立千仞,當地百姓大多不會說漢語,但“中國電信”四個字耳熟能詳;

  在西藏墨竹工卡縣甲瑪鄉,中國黃金甯願多投入上千萬元鑿穿山隧道,也不在地表修路破壞環境;

  在黑龍江依蘭縣,興旺水稻專業種植合作社社長劉文昌盤點2011年收入時發現,得益于與中糧集團開展訂單農業,每戶農民增收超過1萬元。

  從2008年到2011年第三季度末,中央企業對外捐贈超過150億元。寶鋼、中遠、南航、招商局等多家中央企業建立了企業基金會,積極探索企業慈善公益事業的規範化管理模式。東風汽車捐資1000萬元設立幫扶大學生“村官”專項基金;港中旅積極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區政府開展“薪火相傳”國民教育活動,有力增進了香港青少年對國民身份的認同感和對祖國的歸屬感……

  截至目前,有93家中央企業參與189個國家重點貧困縣定點扶貧,涉及21個省份8300萬人。電網電信企業大力投入“村村通”工程、農資企業加強“三農”服務、房地産企業積極參與保障性住房投資建設,為改善民生作出了重要貢獻!

  截至2011年底,已有75家中央企業發布社會責任報告或可持續發展報告。中國移動連續4年入選道瓊斯可持續發展指數,中國五礦獲得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環境先鋒企業榮譽……

  “中央企業履行社會責任不僅僅體現在捐了多少錢、做了多少好事,更在于将社會責任的理念融入了企業的經營活動,實現企業發展與社會、環境的綜合價值的最大化和可持續發展。”彭華崗說。

  以改革創新為動力源泉深化改革、調整結構、引領創新、穩步“走出去”,中央企業綜合實力和危機應對能力顯著提升,為“十二五”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

  2011年5月27日,中國化工中藍晨光化工研究設計院,一條條金黃色的芳綸II細軟纖維吐露而出。聚合車間主任崔曉靜激動難掩,緊緊抱住同事放聲大哭起來。多年來的艱辛、委屈,都随着淚水散落開去。

  “這種纖維做成繩索,強度是鋼繩的5倍以上;做成複合材料,能在220℃高溫下連續使用10年以上。而自主生産出芳綸II,靠的是比芳綸II更堅強的毅力和決心!”在中藍晨光院院長曹先軍看來,這不僅标志着該領域被外企壟斷30多年的局面的終結,廣泛的市場前景更為企業發展開辟了新藍海!

  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靈魂,不僅在技術方面,同樣也在管理、文化等方面。

  2011年,新興際華集團憑借“企業内部模拟法人運行機制”和“産供銷運用快速聯動反應機制”,再次交出了一份亮麗的成績單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483億元,同比增長84.6%;利潤同比增長38.3%,國有資産保值增值率達到111%。

  “通過層層模拟法人、環環快速聯動、人人面向市場、招招應對危機,最大限度實現降本增效和挖掘利潤源泉,為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。”新興際華集團董事長劉明忠說。

  梳理2008年以來的“成績單”,中鋁的經營業績呈現出鮮明的“V”字形曲線。“危機教會中鋁最重要的一課,就是要堅定不移地進行結構調整。”中鋁總經理熊維平說。

  2011年9月以來,受國際市場低迷和原材料漲價影響,鋁行業再次出現售價倒挂現象。“經過調整,我們已經形成了鋁、銅、稀土、工程技術等九大業務闆塊。

  2008年的悲壯不可能重演,因為中鋁的競争力今非昔比。”熊維平說。

  雖然火電業務虧損嚴重,但國電集團總經理朱永芃對企業發展信心滿滿未來五年,國電集團火電新投機組中60萬千瓦及以上的大機組将占86%,清潔可再生能源比重将由20.5%上升至32%;科技産業營業收入和利潤總額正以年均50%以上的速度增長,将成為企業的核心競争優勢。

  “在前幾年經濟周期的繁榮階段,中央企業通過外延擴張迅速發展壯大;在嚴峻經濟形勢下,中央企業則更加注重内涵增長,更加依靠結構調整、技術創新和管理提升來提高發展質量。”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企業研究部部長王志鋼說。

  在王志鋼看來,2011年中央企業的改革同樣可圈可點:

  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持續推進,6家中央企業控股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,中國五礦、一汽集團等中央企業完成整體改制;

  中石油、中石化等10家中央企業被納入董事會試點範圍,試點企業總數達到42家,董事會規範運作的制度體系基本完成;

  三項制度改革深入推進,中國電信、中國商飛等企業實現總經理競争性選拔,中核集團、中國聯通等企業留出多個中層管理職位公開招聘,航天科技、國機集團等企業分紅權試點取得實質性進展;

  兩家綜合性電力建設集團重組成立,樂凱集團并入航天科技,中商集團并入誠通集團,國新公司接收華星集團開始發揮實質性作用;

  一汽集團等5家中央企業改革廠辦大集體632戶,安置職工8.9萬人……

  作為代表國家參與國際競争的骨幹力量,中央企業“走出去”穩步推進。中國化工通過收購以色列馬克西姆·阿甘公司,順利跻身世界領先的農藥生産企業行列;中國建築美國巴哈馬大型海島度假村項目開工,開創了中國建築企業在北美投資帶動總承包的先河……

  據統計,2011年前11個月,中央企業境外營業收入達到3.4萬億元、實現利潤1280億元,同比分别增長30.7%和28%,增速明顯高于境内業務。

  “有了前些年的經驗和教訓,中央企業在‘走出去’過程中更加注重技術、市場和資源的獲取,正朝着更有利于提升核心競争力和國際競争力的方向變化。”國務院國資委改革局副局長劉文炳說。

  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判斷,2012年世界經濟形勢總體上仍将十分嚴峻複雜,“穩中求進”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總基調。

  “對于中央企業,更要深刻認識今年及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經濟形勢的複雜性嚴峻性,做好應對更大困難和挑戰的準備。”國務院國資委主任王勇說。

  但經過多年改革發展,中央企業應對危機、抵禦風險的能力和水平明顯提高;世界經濟格局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,也為中央企業“走出去”在更大範圍内配置資源提供了契機。

  “我們要善于應用這些有利條件和積極因素,繼續抓住和用好戰略機遇期,推動中央企業做強做優,培育具有國際競争力的世界一流企業。”王勇說。

  (本文章摘自2012年2月28日新華網)

上一條新聞:國資委舉行“中央企業郭明義愛心團隊”授旗儀式
下一條新聞:經濟日報:央企要在國際競争中發揮中堅作用
<<< 返回前頁
 
中國鋁業公司 |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 | 中國經濟信息網 |
版權所有 © 西南鋁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:重慶市九龍坡區西彭鎮 郵編:401326
總經理辦公室聯系電話:023-65808556 E-mail:swa@caifu37906.cn
渝ICP備05001135号 網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