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聞報道


          視頻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公司新聞
          媒體報道
          行業資訊
          國資委信息

《重慶晚報》: 工匠劉永剛曾參與完成“長征”系列火箭、“神舟”系列飛船等鋁合金鍛件材料試制
2019/7/26 10:05:00 浏覽次數:(424
 
 

 據《重慶晚報》2019年7月26日報道:

      工匠劉永剛曾參與完成“長征”系列火箭、“神舟”系列飛船等鋁合金鍛件材料試制 曾刷新世界紀錄,成功研制“世界第一鋁環”
                 “國家在進步,我們也要有更大的進步

  眼下,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重慶市優秀共産黨員先進事迹巡回報告會正在進行。其中,一位來自中鋁集團西南鋁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中鋁西南鋁)鍛造廠的水壓機鍛壓工,身穿工人服,以一顆平常心,坦然地站上了宣講台。

      在與這位基層工匠對話之前,我了解到關于他的一段往事。我國自行研制的“神舟七号”載人飛船,于2008年9月25日21時10分04秒,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升空,那一刻,舉國歡騰,成為我國航天發展史上又一座裡程碑。當晚,在北海出差的幾位勞模在旅館看直播,大家難掩激動,唯有一位勞模微笑着,久久不作聲,盯着屏幕裡發生的一切。直至直播結束,這位勞模才淡淡說出一句話:“神七上,有我制造的零件。”身旁的人還以為他在開玩笑。

     他便是劉永剛,一位與高溫模具、鋁合金鑄錠、3萬噸模鍛水壓機打了35年交道的基層工匠。他先後參與完成了刷新世界紀錄的“直徑10米級整體鋁合金鍛環”、C919大飛機新材料、“長征”系列火箭、“神舟”系列飛船、“嫦娥”工程、鲲鵬運-20鋁合金鍛件材料等生産試制任務;也曾榮獲全國技術能手、重慶市第三屆勞動模範、第十三屆全國職工職業道德建設先進個人、第十二屆“中華技能大獎”等榮譽稱号。

     “回想這些所得所獲,你有什麼感觸?”7月17日下午,我與劉永剛有了第一次對話。“一個國家,如果沒有過硬的軍工裝備是不行的,當個鍛壓工,也能作出自己的貢獻。”劉永剛非常慶幸,當年在職業選擇上,作出了正确的決定。他還告訴我,其實,這35年,他過得很簡單,不過是做好本職,盡了一名黨員的本分——“無論何時何地,我都會時刻提醒自己,必須堅守初心。”

    “尤其黨員應該打起精神來,沖鋒在前”

     中鋁西南鋁鍛造廠目前有183名黨員,劉永剛黨齡22年,充當着廠裡的黨員先鋒,也就是“領頭羊”的角色。

    7月19日,在該廠走訪時,我發現,受到全廠職工尊重的“劉師傅”,實際上在日常工作裡,對班組成員和徒弟的工作态度、安全意識、工藝技能等方面,要求非常嚴格。

    劉永剛所在的模壓二班,勞動強度大,生産任務重,卻是整個模壓車間産量和質量最高的。他的大徒弟蒲偉,是劉永剛培養出來的高級技師,由于劉永剛到了臨近退休的年紀,蒲偉接了師傅的班,當上了工長。即便如此,蒲偉仍然認為:“師傅在的時候,有師傅嚴厲把關,我們工作起來是最放心的。”

    蒲偉今年45歲,27年前進廠,他眼裡的劉永剛,工作作風十年如一日。“每天,最早上班的是師傅,他會先在腦子裡面過一遍當天要解決的難題,琢磨操作中需要注意的環節,等我們到齊了,把注意事項逐一交代給我們;下班後,他又會呆在車間做一天的總結,熟悉明天需要鍛壓的産品參數、尺寸和厚度等,做到心中有數,才會回家。”為了培養蒲偉,劉永剛既用言語來教導他,又用行動來作示範。

    鍛壓工是整個廠裡最辛苦的工種,生産現場模溫一般是250度到400度左右,料溫在420度到480度左右,有時甚至超過500度,個别重點産品更是高達1000度。而鍛壓工在工作過程中,離這些超高溫度的材料隻有一根鉗子的距離。“每天幹活的時候,衣服濕了又濕,汗漬、汗迹、油漬層層疊加在上面。”蒲偉告訴我,幾乎每天,班組成員要在這樣的高溫環境中,工作至少6小時以上。一幹就是幾十年,在這裡,工人們多少會有轉行的念頭。

    蒲偉說,之所以留下來,很大部分原因,源于劉永剛這樣的老工匠、老黨員,為工人們做了很好的榜樣。比如,無論在怎樣的生産環境下,劉永剛從不叫苦,也不怨人。哪怕巨型鍛造設備在耳邊轟鳴,惹得人心煩躁,他也總是沖在前面,手持撬杠與大鉗埋頭苦幹,揮汗如雨。“尤其黨員應該打起精神來,沖鋒在前。做事不能拖拉,也不應該懈怠。”劉永剛的這些話,早已深入工人們的心。

    “我們肩上的責任很重,既要堅守,也要傳承”

    46歲的劉川,也是劉永剛培養出來的優秀技師,采訪當日,他在操作台上謹慎完成任務後,方才與我進行交談。他說:“師傅常說,安全第一,這既是對工作負責,也是對自己負責。”

    劉川23歲進廠當鍛壓工,當年比較粗心、調皮,劉永剛沒少批評他。起初,劉川不理解,心想不就是一份工作嗎?後來,在劉永剛身上,他逐漸領會了“擔當”兩字的真正含意。要想當一名有經驗的鍛壓工,得從“打印兒”做起。也就是說,想要入門,就得先學會識材和打标簽。劉永剛總對年輕工人說,這種看似簡單的活路,最練就一個人的耐心和責任心。

    “當年,我每天打标簽打成大花貓,油漬敷得滿臉都是,心裡面極其煩悶的時候,師傅看到了我這張臉,反倒很高興很滿意。”劉川永遠記得,劉永剛告訴他,一個年輕人若能在困境下放手一搏,并能快速融入和應對各種未知的環境,說明這人敢拼敢闖,吃得苦,未來前景可觀。通常來說,沒有特殊任務的情況下,該廠的鍛壓工往往上六天休一天。“自從我到廠裡來,幾乎沒見過師傅休班。”劉川說,廠裡人都說,“劉師傅”是個奇人。

    對此,我在該廠後勤部門了解到,劉永剛工作35年來,從未休過年假。不是沒假可休,而是他主動不離崗,他的想法是,“班組裡不能少了主心骨,哪怕一刻也不行。”在與劉永剛談聊時,他曾提起,剛到工廠那會兒,因為操作不熟練,經常被燙傷,後來,他的手被燙得全是洞。現在,雖然鍛造設備越來越先進,但由于每項鍛件生産規格不同,為了更精準,部分工藝,仍需鍛壓工進行人工操作來完成。

   “沒有被燙傷過的鍛壓工,根本就不叫鍛壓工。”劉永剛說。

    實際上,劉永剛内心,很是心疼班組成員的種種付出。但他心裡很明白,他所在的西南鋁鍛造廠,建于上世紀60年代,從這裡走出的鍛件産品,至今為我國國防軍工事業和國家民族工業發展作出重大貢獻。“基于此,再難也要扛下去。我們肩上的責任很重,既要堅守,也要傳承。”劉永剛說,隻要還有力氣,隻要國家需要,他會繼續把頭帶好。

   “踏實認真地‘釘釘子’是成為一名工匠的基礎”

    提到工匠的傳承之心,劉永剛告訴我,他1981年參軍入伍,在雲南某部隊當兵,1984年退伍後,被分配到西南鋁鍛造廠當鍛壓工。他和而今許多年輕工人一樣,剛進廠參加培訓時,便被眼前一排龐大設備所震撼。他看到師傅們圍在一起,在20 多米高的水壓鍛壓機下,手拿撬杠翻動滾燙的金屬,機器周圍的最高溫度達到400多度。

   “我當時心想,我今後幹活也這樣的話,實在太辛苦了。”當年,劉永剛隻有一百零幾斤,瘦弱的他,有些犯難。

   正式走上工作崗位後,他主要負責翻動七八十公斤重的鍛件,有時要連續工作六七個小時。一次,他正跟師傅們一起翻料,一位比他大20來歲的師傅看他有些疲倦,興緻不高,便說了幾句打氣的話   鼓勵他,其中一句,他至今難忘:“師傅說,我們生産出來的這些東西,最終要裝到飛機大炮上,一點都馬虎不得喲!”聽完這句話,劉永剛開始反思,他清醒意識到,自己也當過兵,更能感受到軍工裝備對國家的重要性。從那以後,他便開始跟自己“較真”,跟時間賽跑,要求自己“要麼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”。

   後來,劉永剛的工作拓寬到了鍛壓機操作,經常要與上千個規格的産品打交道。鍛壓産品有大有小,最大的重達10噸,最小的隻有20公斤,并且精度要求都很高,誤差需控制在10毫米以下。也就是說,若不能熟悉每一種産品的狀态,便會增加報廢率,浪費生産航空航天、軍工裝備的材料。“一次,我坐在操作室,看着操作台上70多個按鈕,心想,若能把每個按鈕都熟悉,準确拿捏‘火候’,會不會鍛造出精準度更高的坯料?”帶着疑問,劉永剛開始一點一滴總結經驗,記住每一次操作感覺,直到閉着眼就知道具體位置在哪裡。練出這樣的技術後,劉永剛鍛壓出的毛坯,誤差能控制在2毫米之内。

   “師傅們曾說,建廠時,條件非常艱苦,工廠建在一片農田裡,工人們住的是‘幹打壘’,喝的是稻田水,比起當時的生産環境,現在的我們幸福太多了。”是老一輩鍛壓工教會劉永剛做事多一分付出。

   什麼是工匠精神?劉永剛是這樣理解的:“踏實認真地‘釘釘子’是成為一名工匠的基礎;始終精益求精地工作,是一名工匠的追求。”

   “被國家所需,是我最大的榮譽”

    35年工作生涯中,劉永剛不但摸到了重型水壓機的“脾性”,還發現不少其中可以改進的環節。他先後優化生産操作60餘項,參與工藝革新和質量攻關40餘項。期間,在某特大規格反擠壓管材成産試制中,成品率低、産品質量不穩定,一直困擾着工廠生産。劉永剛主動請纓,迎難而上,與技術人員一起分析研究,反複試驗,最終獨創出“卡環操作法”。此後,由他鍛壓出的毛坯,産品合格率由70%提高到95%以上。

   作為一名模鍛高級技師,劉永剛在新一代運載火箭用5米~6米級大型鋁合金鍛環生産試制過程中,在生産時間緊、任務重、工藝難度大的情形下,積極與技術人員一道研發創新,最終成功生産試制出直徑達6.12米的“亞洲第一鋁環”,使研制周期縮短18個月,節省大型設備投資費用3000萬元,确保了國家重點型号産品按期交貨。

   在參與“神舟”系列航天鍛件的研制開發時,劉永剛每天連班作業10小時以上,經過上百次反複試驗後,他帶領團隊在突破設備極限的基礎上,實現了行業的5項曆史性突破,甚至打破了美國、俄羅斯等國的技術壁壘。

   2016年8月,劉永剛參與研制的直徑10米級鋁合金環件研制成功,它是連接重型運載火箭貯箱的筒段、前後底與火箭的箱間段之間的關鍵結構件,成為我國重型運載火箭研制能否取得新突破的關鍵性材料,在國内乃至世界航天領域都屬首例,刷新了世界紀錄,被稱作“世界第一鋁環”。

    他還先後參與完成了C919大飛機新材料、“長征”系列火箭、“神舟”系列飛船、“嫦娥”工程、運-20鋁合金鍛件材料等生産試制任務。其實,由于國家航空航天、國防軍工事業涉密的原因,劉永剛操作制成的鍛件,最終用在哪,會裝在哪台尖端重型裝備上,他無從而知。他隻是時刻謹記,他和班組成員手上鍛造的每件産品,出不得一絲纰漏:“國家在進步,我們也要有更大的進步,這樣才能完成國家交付的任務。被國家所需,是我最大的榮譽。”

    記者手記

    他讓我懂得了什麼是先鋒的力量

    跳出本職工作,劉永剛是怎樣一個人呢?走訪中,我發現,劉永剛是個熱心腸,為給行業培育年輕的技術人才,他積極把責任攬在了身上。

    中鋁西南鋁鍛造廠的生産副廠長楊成曦,是廠裡年輕的80後管理者,從重慶理工大學畢業後,初到這家生産廠,面對艱苦的工作環境,楊成曦顯得很焦慮。劉永剛曾主動帶着他熟悉工藝和流程,并激勵他:“在一線工作要耐得住寂寞,隻要不怕苦不怕累,一個勁往前沖,就能找到工作的意義和價值。”楊成曦說,而今他略有所成,多虧了“劉師傅”當年的關心和指點。

    據我所知,“劉永剛技能大師工作室”已培養出3名高級技師、5名技師。鍛壓工屬于特殊工種,國家規定55歲就可以退休,今年56歲的劉永剛卻依然堅守在崗位上。并且,他毫無保留地傳授經驗,不留餘力地為行業培養着後備人才。在徒弟們心中,“劉師傅”雖然年紀大了,體力也有所下降,但那顆對職業執着的心,依然那麼年輕。

    我從劉永剛的妻子安曉燕處得知,劉永剛的父親因患重病已離世。從其父親進醫院治療直至去世前,劉永剛因工作原因脫不開身,僅在父親臨逝時,見了父親最後一面。

   “這是他内心最遺憾、最自責的事,也是最不願提起的事。”安曉燕說,作為一名基層黨員的妻子,她很理解愛人身上的責任。聽從黨和國家的指揮和安排,以嚴格的工作标準要求自己,是他的愛人劉永剛,一生的責任與使命。

   “情緒低落的時候,怎麼調節呢?”我忍不住問劉永剛。

    “現在周末偶爾釣釣魚,心情舒暢多了。”他告訴我,其實,一旦認真工作起來,他就會瞬間忘記煩惱。

    “我不知道退休後又會有什麼樣的身份,但我唯一知道的是,無論何時何地,我都要時刻謹記,我是一名共産黨員。”劉永剛說,他會為國家航空航天、國防軍工事業獻出一切。

     在劉永剛身上,我感受到了什麼是先鋒的力量。(李琅 鄒飛

上一條新聞:《重慶晨報》:創新成果打破美、俄技術壁壘 神舟飛船上有他鍛壓的零部件
下一條新聞:《重慶商報》:直徑6.1米 西南鋁刷新“亞洲第一環”紀錄
<<< 返回前頁
 
中國鋁業公司 |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 | 中國經濟信息網 |
版權所有 © 西南鋁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:重慶市九龍坡區西彭鎮 郵編:401326
總經理辦公室聯系電話:023-65808556 E-mail:swa@caifu37906.cn
渝ICP備05001135号 網警